<thead id="zr5e7"></thead>

        <object id="zr5e7"></object>

        <object id="zr5e7"><option id="zr5e7"></option></object>
          <object id="zr5e7"><option id="zr5e7"></option></object>

          <optgroup id="zr5e7"><tt id="zr5e7"></tt></optgroup>
            <i id="zr5e7"><option id="zr5e7"><small id="zr5e7"></small></option></i>

            <object id="zr5e7"></object>

            <object id="zr5e7"><rp id="zr5e7"></rp></object>

            <thead id="zr5e7"></thead>
              <object id="zr5e7"><option id="zr5e7"></option></object>
              <object id="zr5e7"><option id="zr5e7"><small id="zr5e7"></small></option></object>
              <thead id="zr5e7"><del id="zr5e7"><tr id="zr5e7"></tr></del></thead>
              
              
              <thead id="zr5e7"></thead>
              <i id="zr5e7"><span id="zr5e7"><small id="zr5e7"></small></span></i>

                  <i id="zr5e7"></i>

                    <thead id="zr5e7"></thead>

                    <delect id="zr5e7"></delect>

                    <object id="zr5e7"></object>

                    注冊

                    賈躍亭跟許家印反目背后:神秘的補充協議和FF控制權暗戰


                    來源:澎湃新聞網

                    孫宏斌之后,是許家印。恒大宣布投資法拉第未來4個月后,賈躍亭和許家印之間的蜜月期似乎已走到盡頭。10月8日,賈躍亭投資的美國電動汽車制造商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簡稱FF)發布聲明稱

                    孫宏斌之后,是許家印。恒大宣布投資法拉第未來4個月后,賈躍亭和許家印之間的蜜月期似乎已走到盡頭。

                    10月8日,賈躍亭投資的美國電動汽車制造商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簡稱FF)發布聲明稱,“FF解除所有協議”的唯一原因是因為恒大未能實現其意圖,繼而拒絕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資金。這是最基本,最常識性的公平問題——恒大不應該一方面拒絕支付資金,另一方面享受補充協議生效后的權益,包括接管FF中國的大部分經營管理權。

                    前一天晚間,恒大健康(00708.HK)發布公告稱,恒大已經在今年5月提前支付了2018年底前應支付的8億美元,今年7月又與賈躍亭簽訂補充協議,同意在滿足支付條件的情況下,可提前支付7億美元。但原股東在沒達到合約付款條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

                    圍繞恒大新一筆資金的注資條件、補充協議,以及FF的融資自主權問題,恒大和賈躍亭方面各執一詞,不惜撕破臉皮。

                    有分析認為,目前距法拉第未來公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首批量產車下線時間表,僅剩半年時間。而按早前關于對賭傳言的說法,如果賈躍亭無法按期交付量產車,將失去對合資公司的控制權,恒大的資金支付進展以及對于法拉第未來的投資定位,就變得極為敏感。

                    FF首款量產車型FF91

                    激辯焦點:神秘的7月補充協議

                    雙方爭議的焦點是,法拉第未來是否滿足了與恒大在2018年7月簽署的補充協議(即法拉第未來所說的修訂協議)中相應的條款,以激活恒大的提前注資條件。

                    目前雙方均未公布7月簽署的補充協議的細節,外界可見的仍是雙方早前公布入股的協議。

                    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宣布,以67.46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Season Smart Limited)100%股份,香港時穎公司即FF的投資方。

                    時穎在2017年11月30日與FF原股東(FF Top Holding Ltd.,實際控制人為賈躍亭)簽訂合并與認購協議。恒大承諾在3年內投資20億美元,占合資公司Smart King45%股份,按照協議約定,恒大將在2018年底前支付8億美元、2019年支付6億美元、2020年支付6億美元。而FF原股東以FF集團擁有的技術資產及業務入股,獲取合資公司的33%股權,合資公司剩余22%股權將預留給雇員的股權激勵計劃。

                    雙方顯然經歷了一段蜜月期。

                    7月13日,恒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視察位于美國洛杉磯的Faraday Future(FF)總部,當時公布的消息稱,許家印對于該公司的產品和技術給予了高度肯定。身為FF首席執行官(CEO)的賈躍亭還在一旁作陪。

                    但就在7月,恒大支付給法拉第未來第一批的8億美元,據說已經幾乎被燒光了。

                    10月7日恒大健康的公告指出,恒大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畢2018年底前應支付的8億美元,2018年7月,賈躍亭方面提出恒大的8億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億美元。

                    恒大健康公告稱,恒大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資公司的發展,與賈躍亭簽訂了補充協議,同意在滿足支付條件的情況下,可提前支付7億美元。但原股東利用其在合資公司多數董事席位的權利操控合資公司,在沒達到合約付款條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提出仲裁。

                    賈躍亭方面給出的說法,則與恒大方面的說法有明顯出入。

                    10月8日,法拉第未來發布的回應聲明稱,在恒大支付了首筆8億美元之后,2018年7月,恒大主動提出簽署原投資協議的補充修訂協議(三方協議),并同意在原合約約定日期之前,進一步向FF提供資金保障,包括在2018年內支付剩余12億美元中的5億美元。這個數字不同于恒大所公布的“可提前支付7億美元”。

                    法拉第未來還強調,恒大對于在2018年提前支付剩余融資金額的補充協議有著充分和深入的了解,而并非是恒大所指控的賈躍亭利用董事會多數席位操作合資公司要求恒大付款。法拉第未來稱,包括FF全球CEO賈躍亭在內的任何人,都沒有對董事會進行“操控”,以達成相應的補充協議。

                    法拉第未來在公告中稱,FF和公司創始人賈躍亭已經如期完成了2018年7月投資方提出簽署的三方協議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條件,但除了首筆8億美元投資,恒大未能兌現向FF支付任何額外資金的承諾,反而試圖獲得對FF中國和FF所有IP的控制權及所有權。

                    不過,對于關鍵的補充協議(三方協議)中設定的恒大進一步投入資金的條件,賈躍亭和恒大方面均未披露。

                    雙方披露的信息中,有兩點值得關注:

                    一是賈躍亭掌控著合資公司的董事會,在與恒大發生爭執時,占據一定主動。

                    二是恒大有權阻止FF對外進行新的融資,而這也是恒大對于FF命運決定權的關鍵籌碼。

                    關于FF控制權的對賭協議

                     

                    從目前雙方披露的信息看,誰將在仲裁中勝出還很難說,但兩方反目的時點選擇很微妙。

                     

                    10月8日,美國科技媒體The Verge報道,法拉第未來首輛也是唯一一輛預量產車在法拉第未來“9月20日”的一場活動上起火了。起火發生在法拉第未來在“Futurist Day”活動展示車輛幾個小時候,損害情況不明,因為公司要求員工簽署和這場火相關的保密協議。

                    如果這一消息屬實,這一情況對于法拉第未來首輛量產車下線的影響尚無法考量。

                    The Verge 報道FF91預量產車起火,對此FF暫未公開置評

                    而有一種說法是,恒大和賈躍亭之間,存在著一個“婚前協議”般的類對賭條款。有消息人士早前披露,如果賈躍亭無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FF第一批車輛,就算違約,屆時他將失去對合資公司Smart King的控制權。而只要賈躍亭可以按照協議內容按時交付FF車輛,恒大將會繼續投入后續的兩筆投資,總投資額將達到20億美元。

                    換句話說,接下來的半年,對賈躍亭來說,將是決定法拉第未來控制權的關鍵期。而業內人士普遍認為,要想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交付出量產車,難度極大。賈躍亭有很大概率會失去對法拉第未來的控制權。這對賈躍亭來說難以接受。

                    不過,法拉第未來并未公開承認上述對賭條款,而是強調獲得了投資人方面的支持和幫助。

                    到了8月,外界已經明顯能感受到,恒大和賈躍亭方面合作的蜜月期已經終結。

                    今年8月14日,恒大方面主導在廣州成立法拉第未來中國運營中心,并設立了恒大法拉第未來中國公司,法拉第未來在國內成立的公司紛紛更名為“恒大法拉第未來xx公司”。值得玩味的是,3天后的8月17日,法拉第未來在官方網站發布一封聲明稱, 該公司目前沒有任何將全球總部搬離加州的計劃。

                    9月份,有樂視體系的人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恒大方面要求法拉第未來在北京的員工去廣州工作。法拉第未來在北京的員工大部分是原來樂視汽車的成員,2017年底,有樂視汽車高管確認樂視汽車并入法拉第未來,FF將實施中美雙主場戰略,樂視汽車員工成為FF中國的員工。而從樂視到恒大體系,涉及到的待遇,以及搬遷等問題,成為員工爭議的焦點。據記者了解,目前有部分FF北京的員工已經轉去廣州工作,還有部分沒有簽約。

                    有分析人士認為,恒大有意主導法拉第未來在中國的業務,引發了賈躍亭的不滿。這次鬧上仲裁庭,是雙方矛盾的一次集中爆發。

                    可見的是,對于造車,許家印也并非“玩票”。

                    除了投資FF,恒大集團還在9月宣布斥資144.9億元,獲得廣匯集團40.964%的股權。

                    廣匯集團的資料顯示,廣匯汽車服務股份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乘用車經銷與服務集團、中國最大的豪華乘用車經銷與服務集團、中國最大的乘用車融資租賃提供商及中國汽車經銷商中最大的二手車交易代理商。

                    想要許家印輕易放棄法拉第未來,顯然也不太可能。

                    [責任編輯:陳紅珍]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熱點推薦

                    熱點聚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凤凰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