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zr5e7"></thead>

        <object id="zr5e7"></object>

        <object id="zr5e7"><option id="zr5e7"></option></object>
          <object id="zr5e7"><option id="zr5e7"></option></object>

          <optgroup id="zr5e7"><tt id="zr5e7"></tt></optgroup>
            <i id="zr5e7"><option id="zr5e7"><small id="zr5e7"></small></option></i>

            <object id="zr5e7"></object>

            <object id="zr5e7"><rp id="zr5e7"></rp></object>

            <thead id="zr5e7"></thead>
              <object id="zr5e7"><option id="zr5e7"></option></object>
              <object id="zr5e7"><option id="zr5e7"><small id="zr5e7"></small></option></object>
              <thead id="zr5e7"><del id="zr5e7"><tr id="zr5e7"></tr></del></thead>
              
              
              <thead id="zr5e7"></thead>
              <i id="zr5e7"><span id="zr5e7"><small id="zr5e7"></small></span></i>

                  <i id="zr5e7"></i>

                    <thead id="zr5e7"></thead>

                    <delect id="zr5e7"></delect>

                    <object id="zr5e7"></object>

                    注冊

                    甬港聯誼會前副會長繆廣才追憶 “寧波幫”這樣幫寧波


                    來源:現代金報

                    7月初,2018寧波經貿·文化周在香港舉辦。其間,浙江省委副書記、寧波市委書記鄭柵潔專程出席了旅港寧波籍社團座談會,與在場的“寧波幫”鄉賢敘鄉情,感謝他們為寧波改

                    繆廣才翻閱舊資料記者樊瑩攝

                    香港甬港聯誼會名譽會長李惠利(左二)、會長王劍偉先生(左一)參觀寧波天一閣記者樊瑩翻拍

                    7月初,2018寧波經貿·文化周在香港舉辦。其間,浙江省委副書記、寧波市委書記鄭柵潔專程出席了旅港寧波籍社團座談會,與在場的“寧波幫”鄉賢敘鄉情,感謝他們為寧波改革開放40年經濟社會發展做出的貢獻。

                    讀到這則新聞,曾經的寧波甬港聯誼會副會長繆廣才很自豪,“作為最早一批促進寧波、香港兩地交流往來的民間團體,‘甬港聯誼會’走過的38年,正是一路參與見證寧波騰飛。”

                    現已84歲高齡的他,退休在家翻出珍藏的舊資料,向記者娓娓道來那些往事。□金報記者樊瑩

                     親歷

                    “寧波幫”人多財力大

                    “聯誼會”成了他們的“組織”

                    “現在每每路過柳汀街青少年宮附近,我會不自覺地回望下對面的大樓,想起當年這里的模樣。”繆廣才老人這樣打開了話匣。

                    1963年,在寧波老城低矮的樓房中間,蓋起了一片醒目的黃色建筑。主樓五層,左右兩邊各有一幢三層的裙樓,這是寧波首家涉外賓館——華僑飯店。

                    相比后來的高層酒店,這一高度算不上驚艷。但在那個年代,華僑飯店卻是寧波最好的飯店,是街頭巷尾熱議的話題。

                    而華僑飯店背后出資人是港胞王寬誠先生,當時,他第一次從香港回到老家古林,看家鄉比較貧窮落后,拿出了80萬元投資興建飯店。就此,“寧波幫”愛國愛鄉回報家鄉的舉動成為佳話。

                    但隨后,文革一度讓兩地往來受阻。直到上世紀70年代末,歷史進入改革開放新時期,陸續有“寧波幫”人士返鄉,重新投身家鄉建設。

                    王寬誠先生又開始奔波于兩地之間,也意識到僅憑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旅居港澳及海外寧波幫人多且富有經濟實力,大家離開家鄉幾十年,向往家鄉,熱切關注家鄉的建設和發展,如果將他們都團結起來,力量就大了。”

                    1980年初,王寬誠先生親筆寫信向當時寧波市工商業聯合會主任委員俞佐宸先生倡議成立“甬港聯誼會”,想法受到重視和贊許。同年8月和10月,香港、寧波分別成立“甬港聯誼會”,王寬誠先生被推任香港甬港聯誼會會長,俞佐宸先生擔任寧波甬港聯誼會會長。

                    盛況

                    香港30余人代表團抵甬

                    規模之大轟動一時

                    “甬港聯誼會”在當時開創了一個新起點,全國幾乎沒有類似的民間團體,寧波成了最早一批“吃螃蟹”的地方。

                    繆廣才老人回憶說:“可能在僑聯多年,涉外經驗相對豐富,籌建之初我被邀請擔任寧波甬港聯誼會副秘書長一職。但面對從沒接觸過的工作,最開始,我干什么都是‘摸著石頭過河’。”

                    “形象概括就是‘五無狀態’,無先例、無專業人員、無經費、無辦公場所、無相關經驗。我常自己開玩笑說。”

                    受到條件限制,辦公人員大多兼著其他工作。這個團隊需要做什么,怎樣和港澳、海外的寧波幫人士搭上線,所有人一臉茫然。

                    “那就先從章程、委員名單著手吧,籌備成立儀式!”集思廣益后,寧波甬港聯誼會成立大會提上了日程。

                    “1980年10月31日,我清楚地記得這一天,寧波成為全國矚目的焦點。”

                    在寧波甬港聯誼會成立大會上,王寬誠先生親自率領香港甬港聯誼會知名人士30余人組成的代表團專程蒞臨寧波祝賀。這是王寬誠先生增進港甬兩地經濟聯系和民間交往,發動港澳和海外“寧波幫”支援家鄉建設的一個創舉。

                    這個規模在當時是全國少見的,省市媒體都來爭相報道了,場面非常熱鬧。

                    成就

                    造橋鋪路,建醫院造學校

                    “聯誼會”給老百姓造福

                    “甬港聯誼會”成立后,香港甬港聯誼會在家鄉的捐贈,主要由寧波甬港聯誼會來組織實施,“兩會”配合做實事。

                    翻翻過去幾十年的大事記,僅捐贈捐建的民生項目,小到造橋、鋪路、修涼亭,大到捐建醫院、學校、敬老院等,都是事關老百姓的生活和福祉。

                    繆廣才老人說:“我印象深的是蓋醫院。上世紀80年代末,仍處于城市起步階段的寧波,大型醫院不多,集中在海曙和江北。寧波市第一醫院、寧波市第二醫院經常人滿為患,而原江東區一直沒有大醫院。”

                    時任香港甬港聯誼會名譽會長李惠利先生多次返鄉探親,了解到寧波醫療資源匱乏的現狀,決定捐資3000萬港幣建設醫療中心,引進先進醫療設備和技術。之后,李惠利先生又捐資和李惠利醫院共同設立了獎勵基金。

                    這在當時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寧波甬港聯誼會從項目選擇、資金落實、施工建設、事后監管等環節層層把關,還把建成項目的照片附帶資料傳真給香港甬港聯誼會,事情總算順利辦下來。1990年10月,寧波市醫療中心的綜合性醫院命名為李惠利醫院。

                    這樣的例子還有許多,寧波大學籌建、曾經的甬港飯店、江北甬港幼兒園、邱隘中學“董玉娣”教學樓等,“甬港聯誼會”在中間做了許多的努力。

                    隨著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祖國,兩地甬港聯誼會在合作與互動中不斷獲得新的發展。每年幾十批香港考察團來寧波進行兩地間的經濟合作,涉及塑膠、珠寶、鐘表、服裝、光學儀器等多領域。寧波甬港聯誼會有的一個月就要接待三四批考察團。

                    現在,甬港“兩會”繼續以各種方式參與和支持家鄉建設,共同把“寧波幫”的名片擦得更亮。特別是逐漸成長起來的一批青年,繼承老一輩鄉親關心支持家鄉建設的愛國愛港愛鄉傳統,關注和支持家鄉的社會建設和慈善公益事業。

                    花絮

                    年糕、烤菜、嗆蟹干蝦

                    有家鄉味道就是幸福

                    繆廣才第一次去香港,已經是1989年了。不像現在辦個通行證,簽注一下這么方便,當時寧波沒有直達香港的航班,就近只能到杭州搭乘,但價格昂貴。相對便宜的水路,花在路上的時間更長。

                    繆廣才回憶,盡管一路顛簸,但他們隨身行李一定要帶上幾樣寧波“土貨”。

                    是什么呢?原來,長居港澳和海外的寧波幫人士吃不到家鄉美食,很是思念。寧波年糕、烤大頭菜、嗆蟹干蝦、奉化芋頭……這些美食一上桌,一下子就被分光了。如果是春夏季,時令水果水蜜桃、楊梅也不忘帶上一份,滿足在外鄉賢們的味蕾。

                    聊到這里,繆廣才還講起一段趣事。

                    “在寧波,普通家庭保存手工年糕大多喜歡泡在水里。這趟去香港,我們同樣把年糕放在一個個裝滿水的盆子里,但因為路上時間長,年糕表面發花,香港客人以為壞了,都不敢吃。

                    最后,還是一位老太太站了出來,笑說,‘小時候我們就是這么吃的,發花的話,只要刮掉表面一層就可以了。’聽了這話,大家才放下心。”

                    繆廣才說,還有一位旅居香港的寧波籍同鄉,見到家鄉的嗆蟹沒忍住,一口氣吃了兩大只,結果第二天嘴巴就腫了起來。

                    盡管貪嘴了,但能嘗到家鄉的味道,每個人的臉上滿滿是幸福和滿足。送別時,這些老寧波人個個不忘叮囑,下次再多帶點。

                    [責任編輯:陳紅珍]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熱點推薦

                    熱點聚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凤凰彩票平台